个体生命的终极意义

                                           个体生命的终极意义

                                                               401班  朱新婷

 

    电影《绝命海拔》的情节极其简单,但场景的宏大和3D立体效果,如身临其境地极致体验,使得这部影片以全新的视角冲击着观众的神经:即使极有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为什么他们还是要去冲击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峰顶?

    是要追寻极致的无以伦比的快乐吗?人生就是要追寻生命中的种种快乐吗?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登峰的路途凶险而艰辛,过程痛苦不堪,有大风、大雨、积雪,其间手被冻僵、眼睛可能雪盲、有人得肺气肿、有人神经中枢被冻坏,性命随时堪忧。即使在登顶的那一刻,能够有一览众山小的快乐,但其间过程的艰辛与痛苦,早就超越了那一刻的快乐,乃至目睹同行生命的消失,登峰的整个过程沉重而痛苦,绝不是为了追求快乐这样简单的目标能概括的。

    那是否是为了追求不同寻常、极致的体验呢?人生总是为了追寻不一样的种种体验吗?答案在影片中也是否定的。体验的确与日常生活不一样:那样绝顶的海拔、那样种种凶险的困境、那样与死亡近在咫尺的触碰、那样隔绝人世与家人的恐惧与思念……都是日常生活的平凡琐事所不能给予的。

    那背后到底是什么力量驱使他们仍然要去攀登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峰顶呢?这就是对自我的认可、实现和超越。是个体生命存在的终极意义,也是他们明知有可能失去性命却依然选择登顶的内驱力。

    那个说出:我觉得自己的家庭中始终阴影笼罩。但我只要登山,就会浑身充满力量,好像获得了全新的生命。脱胎换骨般的贝克.威瑟斯,在日常的家庭生活中找不到自我,至少自我被压抑和束缚,得不到认可和展示,所以才会走出家庭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登山。每次在登山之后,感受到自我的存在,重新充满力量,仿佛获得新生。

    那个那么爱他妻子的罗布.霍尔,却在他妻子怀孕的时候,也要像以往一样出发,去组织自己的登山队,去完成自己心中的事业。什么都阻挡不了自我的实现,包括爱情和家庭。没有自我实现的爱情和家庭,是空洞无物,没有内容和长久动力的。所以他即使在深爱的妻子怀孕,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依然选择了自我实现的途径——组团登山。

    那个背负山区孩子的愿望和理想,说自己在现实中是个失败的人的道格.汉森,想通过完成一个常人通常难以完成的登顶壮举,从而实现对自我的认可、实现和超越,也让孩子们对他们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和力量。所以他在离峰顶只有一百米的时候,尽管队长已下令返回,有极大的危险,他坚决不放弃,也要完成对自我的超越。

    个体是独一无二的生命,有自己内在的感受和力量。个体生命的终极意义,也正是在于让自我能时时感受到这种内在的生命和力量。这便是个体对自我的认可、实现和超越。

(刘时珍  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