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取不止,追梦不停

进取不止,追梦不停

378班   邓予欣

    既言追梦,少年可知何谓梦?

    是草帽遮面学庄周的飘然花蝶,是书生一觉醒时黄粱未熟,还是宝玉深眠,畅游太虚幻境?非也。此梦非彼梦。

    本文所言之梦,乃是少年十五立志,年至白首仍未坠之青云之志。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立志则国立志。

    夫子尝问余:“汝志为何?”余幼时懵懂,不知如何作答,乃问双亲,答曰:“汝之志向,汝之梦想,汝愿为何人尔!”

汝愿为何人?

    若为圣人,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可人生凡尘,终多为凡夫俗子,寻常人物。然既为凡俗,便不可心存梦想,进取追梦乎?

    答曰:“不然。”凡人之梦,虽无圣人之洒脱,仍为吾辈对未来之事之憧憬。余虽无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之无私,亦无谭嗣同“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快哉快哉”之大义,无钱伟长“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之伟大,然吾辈之梦,仍可有报效祖国之义,赡养父母之孝。

    好似北斗工程机械师夏立,技校出身,却为我国北斗工程建设立下汗马功劳,一个方向罗盘被其打磨精细之程度更甚于机械工作;又似我国物理研究所工程师陈行行,不到而立之年,却已在他擅长之领域拿下骄人成绩,考证不止,只为能掌握更多精湛技能,为科技服务。

    同为凡人,同在凡尘,汝愿为何人?答曰,夫子、郎中之辈,多种而多样。人生而境遇不同,然所选择之职业竟又相同如是。然则,人终将不免为梦想而年少轻狂,为美好而奋不顾身。

    吾辈正当芳华,正值年少,不久亦将面临一场回顾往生均寻觅不得之最大战役——高考,于过来者也许非令人胆寒之事,但这场付出于吾辈青春年华堪称重要无比。

    追梦之路,或遭骄阳炙烤,或遇苦寒磨砺,或历荆棘锥刺,或逢泥泞阻道。然亦可感骄阳之耀目,可觉苦寒之醒人,可摘荆丛之玫瑰,可闻泥中之莲香。

    一路可歌可悲,可有“关山万里路,拔剑起长歌”,可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可追忆可迷茫,可有“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可有“千古兴亡繁华梦,诗眼倦天涯”……

    一切可有,却愿不悔,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愿你我,不虚此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