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之不忘,思之如狂

                                              见之不忘,思之如狂

                                                                                    378班邓予欣

    “同志,帮个忙好吗?”                

     我停下收画架的手,看向了他。

     这是个很好看的后生:精神的板寸,俊秀的面庞,一双眼睛甚是明亮。

     我点了点头。

     他有几分不好意思的笑了,露出几颗白牙。夕阳模糊了他的轮廓。

    “可以,帮我画张像吗?”

    我重新支开画架,搁上画板。我用细腻的铅笔画过他的下颌,画过他的眼角,流连于他的鼻尖。

    “你是哪人,叫什么名字?”

     我看着他,他局促不安的样子甚是有趣,我忍不住与他攀谈几句。

    “我姓华夏,叫报国,是中国人。”

     我被他逗笑了。

     “哪有姓华夏的?!我也是中国人,别糊弄我!”

     他急了,涨红了脸,想要站起来辩解什么。

     我便依他,挥手叫他坐下。再不快点,我怕是到天黑都回不去。

     我打开颜料盒,濡湿的画笔停在空中。我凝视着他的眼眸。那是一双和我的双瞳极为相似的黑色瞳孔。

     我的耳边突然幻现起了一群青年的怒吼:“外争主权,内讨国贼!”“废除‘二十一条’!”那是五四青年的拳拳爱国之心。他们,文弱书生,不能缚鸡,却于烈日下奔走呼号;他们,心如玄铁,坚不可摧,不畏军警暴行,誓卫祖国尊严。

     我一怔,旋即闭上双目,再次睁开眼时耳边听到的却是战火的怒吼。

     那是光荣而惨烈的十四年抗战,英雄儿女,不畏牺牲。我听见,一个个战士奋起的怒吼;我听见,一个个倒下的不甘。不甘?是不甘于就此倒下,马革裹尸;是不甘万里江山,受人蹂躏!

     听,那是炸毁碉堡时的巨响!

     听,那是以身堵枪时的呐喊!

     听,那是烈火焚身时的静默!

     我含着泪,颤抖着画笔蘸取着鲜艳的红色。

     再次对上他的双眼,耳边听到的却是一阵爽朗地大笑:“北风当电扇,大雪当炒面!”——这是石油工人王进喜,深入祖国西北,为祖国石油开采殚精竭虑。“宁可少活二十年,也要拿下大油田!”这个汉子,奔波塞外,以钢铁般的意志和乐观的精神,鼓励着感召着千千万万与他一样怀着一颗为国奉献的赤子丹心的石油工人,在西北的风雪中采出了中国自产的第一桶石油。

     我几乎是流着泪蘸取了那珍贵的黑色。

     还有那塞罕坝林场的守林人们,还有卓嘎和央宗一家三口守卫祖国的伟大。

     我泪流满面。

     “你到底是谁?”

     我卷好画卷,递给他,再次抬头,目送他消失在了夜色中。

    “我姓华夏,名报国,是中国人。”声音萦耳,缭乱心神,挥之不去,令人若狂。

       点评:本文采用双线结构,一根线是为眼前“中国小伙”画像,属于实写;一根线是回忆百年“中国”发展史,属于虚写。实像是虚像的具象呈现,虚像是实像的丰盈内涵。虚实相映成趣,可见构思的高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