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将余勇,情成追忆 ——记巴黎圣母院大火

在巴黎圣母院还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岳阳楼。

 

他以为岳阳楼跟他差不多大,毕竟岳阳楼看起来同样年轻,同样的风华正茂。

 

岳阳楼:其实是前些年这边的孩子贪玩,给我浇了一身火,这会儿刚复活。

 

巴黎圣母院睁着圆圆的眼睛,说那一定很疼吧?

 

岳阳楼喝口酒,目光里越过千年,他笑呵呵说,没啥大事,我们做楼的,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啦,你迟早也会经历的。

 

还是个小孩子的巴黎圣母院打了个哆嗦。

 

巴黎圣母院长大的时间很久,从1163年到1345年落成,他成年就是二百岁。

 

还是少年的巴黎圣母院就见到了法国国王路易第九世从他脚下扬起军旗,出征埃及,这是1248年。

 

即将成年的时候,又有人对抗教廷,召集所有市民在他脚下开会。历史学家说,这是资产阶级市民渗透进政治生活的标志。

 

这是1302年。

 

巴黎圣母院常找岳阳楼问,说我还要经历多少这样的事啊?他们刀光剑影,翻云覆雨,我总觉得自己随时要倒……

 

岳阳楼喝着酒,一副我什么场面没见过的样子。

 

岳阳楼看着圣母院说,你知道这些年里,我都经历了什么吗?

小圣母院:诶?没注意~

岳阳楼:你那边国王出征的时候,我又被烧了。

 

岳阳楼:后来天下大乱,英雄流离失所,乞丐和败兵在我脚下盘旋。

小圣母院又是一哆嗦,说老哥,那你不怕吗?

岳阳楼笑着,说没事,死啊死的,也就习惯了,咱中国的历史学家不也说过嘛,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咱做楼的,总是重于泰山的嘛!

 

很快,巴黎圣母院也见到了战争,英法战争之中法国战败,巴黎沦陷。

 

刚满10个月的婴儿被宣布加冕,就在圣母院举行典礼。

当夜,巴黎圣母院第一次喝得大醉,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难受。

 

岳阳楼就笑,说神州陆沉,这事谁见着谁难受,只是我们跟人们不同,过些年这些事就都是历史,而在我们眼里都是记忆。

 

岳阳楼说,我们的生命就像一张宣纸,任历史在纸上婉转成画,注定要记住这些的,你得抗住啊!

 

于是巴黎圣母院振作起来,他不声不响的伫立着,等来法国的反攻,也等来被英国烧死的圣女贞德的平反仪式。

 

仪式还在圣母院举行,他恨不能仰天长啸,塔尖冲上苍穹,告诉世人自己心中的痛快。

 

而几乎同时代,岳阳楼遭水灾,又被雷劈了。

 

劈了李白的诗兴,劈了范仲淹的忧思,劈了米芾的书法,也劈了千年的见证。

 

巴黎圣母院却不像小时那般惶恐了,或许是岳阳楼的淡定感染了他,也或许是岁月赋予了他文明,而文明与记忆,让他不再惧怕死亡。

 

所以当法国大革命时,巴黎圣母院被毁,他还能笑呵呵的去找岳阳楼喝酒。

 

他说,第一次残废,还是很疼的啊。

 

岳阳楼也笑呵呵的,就在这百年的功夫里,他已经又毁于战乱,再毁于火灾。

 

如今还是活蹦乱跳了。

 

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老哥你好惨啊!

 

随后法国有个不世出的英雄,乃是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加冕。

 

巴黎圣母院兴冲冲来找岳阳楼,说你知不知道,拿破仑加冕是自己给自己加冕,伸手就把冠冕从教皇手上拿来了,霸气,无敌。

 

再后来,巴黎圣母院也终于在文化上抬起了头,乐呵呵去找岳阳楼炫耀,说有大才写《巴黎圣母院》啦!

岳阳楼看着虎门的烟,皱着眉,挥了挥手,不太有心情聊天。

 

很快巴黎圣母院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岳阳楼的朋友圆明园被自己家的狗东西烧了,抢了,还把赃物放到了法国。

 

巴黎圣母院贼惭愧,像是给自己写书的才子一样,跑到岳阳楼前痛骂自己的子孙。

岳阳楼却笑着说,小院呀,我们存在的时候,是文化的创造者和见证者,我们陨灭的时候,即是历史的开拓者。

时光如流水一样逝去,数百年的历史和文明都刻在曾经的少年身上。

 

他背负着荣誉和愧疚,华美与深邃,久远的神权和多变的人性,终于走到今天。

 

然后他遇到了一场大火。

 

疼还是疼的,只是看到人们的悲伤,他终究还是有些欣慰。

 

那些混乱的时代过去,人们对历史与文明还是心怀敬意,也不枉自己记录了这么多的事情。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难相忘”’岳阳楼低吟着。

 

岳阳楼说,许久不见,你也着火了,感觉怎么样?

 

巴黎圣母院说,感觉不太好,不过我知道,我会像你一样浴火重生的。

 

然后去见证那些更久远的时光......

                                                     

1803班 陈可嘉供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