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永驻

“你爷爷生病了,这个星期你回来可能看不到他了。”

“……”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略带着伤感的妈妈的声音。她好想刻意隐瞒了自己的情绪,我一再追问,得到的却终是让人懊恼的回答:“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是什么大病啦!”她总是微笑着这么回答我。

那一天,爷爷被推进了手术室,那一天,我知道了真相……

肺癌中期。

这四个字像颗锐利无比的子弹,轰击着我。读不进书,没心情写作业,上课走神严重……,那几天,我像只无助的小猫,守望着爷爷,想念着医院里的爷爷。

终于熬到了周五,我迎来了爷爷平安无事的消息,但是由于手术,爷爷被切除了两片肺叶,我心如刀绞,强忍着心痛,踏进了医院的大门,站在隔离房外,眼眶一热,两颗豆大的泪珠沉默着滑下脸颊。

幼时爷爷陪伴我的一幕幕忽然尽数浮现在眼前。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了故乡的土地上,呦呵声,叫卖声,瓷器的微小碰撞声……天还蒙蒙亮,故乡的街坊就热闹了起来。

赶集是童年的我最爱的活动了,平时安静的街上热闹非凡,小鸡小鸭玩具零食,这些东西都有卖,爷爷粗糙厚实的手紧握着我稚嫩的小手,温暖着我。

“想吃什么啊?”爷爷望着我,慈祥的眼中透露着细如丝缕的爱,“走!我们到前面逛逛去!”说完,爷爷抱起我,把我架在了他脖子上。我感觉自己成了巨人,开心地叫着。爷爷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帮你买小鸡好不好呀?”我兴奋得左晃右晃,直呼着好呀好呀。

“老板,买两只小鸡。”

爷爷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打开钱包,爷爷愣了会,但马上又恢复了笑容,数着为数不多的钞票,掏出皱巴巴的两张人民币递了出去。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把小鸡送到我手上,爷爷笑着又把我送上了肩,眼神里充斥着的是对我的深爱。爷爷这个人脾气其实不是很好,有时候和别人聊着聊着忽然就生气了,但是每次只要看到我,他的眼里就少了分烦躁,多了分温柔。或许,爷爷只有对我这个心肝宝贝才这么温柔吧。

恍若从梦中惊醒,爷爷出院的消息又将我拉回了现实。

没过多久,爷爷回到了家中,还是那个老样子,默默地对我们好着。每天,爷爷都吃着让人目不暇接的各种药品,感觉只吃那些药都能让人吃饱,望着这样的爷爷,我不禁心里一酸……

就算刚从病魔中解脱,爷爷仍然很爱唱歌,不是在KTV豪华的包厢里,而是在很多人,很热闹的大厅里唱歌。那天下着鹅毛大雪,窗外一片冰天雪地,爷爷却坚持要去唱歌,像个幼稚的小孩。担心爷爷一个人去会出什么意外,我便陪爷爷出了门。

外面很冷。寒风刺骨,爷爷带着我默不作声地走着。怕爷爷摔倒,我搀扶着爷爷,他紧握着我的手,走得小心翼翼。我不再是那个小孩,手掌再也不稚嫩,已可以给予他人温暖,同样的,爷爷也不再是那个身强力壮的爷爷了,他也同样需要一个温暖的依靠。爷爷缓慢的挪动着脚步,呼吸似乎有点难以调整,看着这样的爷爷,仿佛稍微走快一点他就会滑倒,是切除肺叶留下的后遗症吗……

“爷爷,走了!”

“你说什么?”

“走了!”

“哦,好!”

从那时起,我才发现爷爷真的老了,他反应迟钝了,听力下降了。他,再也不是那个天天带着我出去玩耍的爷爷了,他成了一个小孩,需要照顾的小孩,爷爷,该换我来照顾你了。

“等一下!”

“干什么?”

“我买了热牛奶!过来拿着,喝了暖暖身子!”

只见爷爷从超市里缓缓走了出来,手里抓着两罐牛奶,和我招着手。

就算身体这样了,爷爷还是先考虑到我,我悄悄收起眼角的泪,快步跑去。

下个月我们全家将有一次全家旅行,去海边城市,厦门。

厦门的风景如画,丽日当空,群山绵延,仿佛世间所有的生命都应约而来,同时飞跃,同时欢呼,同时幻化成无数游离浮动的光点。路边的柳树摇曳着,让人想起温馨的旧时光。

妹妹和姑姑走在最前面,聊着厦门的美景,聊着今天的趣事,聊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则和爷爷一起,走在最后。爷爷走得很慢,他透过厚厚的镜片,看着四周他从未见过的美景,跟我指着各种楼,开心的笑着。是的,爷爷眼睛不好,以前开摩托车,有灰尘进了眼睛里,弄坏了眼睛,让我来成为你的眼,看遍世间万物,尝遍人间烟火。

我紧握着爷爷的手,一步步往前走着,生怕弄丢了爷爷。

“呐,爷爷,我们快点走,跟上他们吧!”

我抓紧了爷爷的手,抓紧了他那日渐消瘦了的手。

这一天,爷爷很开心,一家人很久没这样一起出去旅过行了。我也终于反过来照顾好了爷爷,爷爷,我会永远爱你!

爷爷虽经历了大病,却依旧忍受着身上的痛,对我们好着。我的爷爷虽默默无闻,不是什么大老板,也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我坚信着,他是世上最好的爷爷!爷爷,愿您馨香永驻,感染世间。(1806周仡程来稿   

相关文章